Home Graffiti 香港知識分子何在? — 論當前世界政治的躁動與香港學生「佔中」
October 1, 2014

香港知識分子何在? — 論當前世界政治的躁動與香港學生「佔中」

[转。 作者為香港著名思想家、教育家  霍韜晦 ]

躁動的世界政局

世界似乎變得愈來愈煩躁,遠的不說,例如剛結束的長達五十一天的以色列與哈馬斯之戰,導致二千一百多巴勒斯坦人失去生命,一萬一千多人受傷,許多地區淪為廢墟。以色列雖勝,但也失去許多優秀士兵的生命,亦未取得任何實質性的成果。那麼,為甚麼要打?起因據說不過是以色列有三個少年失蹤遇害,以色列趁機「教訓」哈馬斯吧。

比較起來,哈馬斯還是小事,更嚴重的是伊斯蘭國(IS)突然冒起,迅速佔領了大片伊拉克土地油井,殘殺民眾,並把外國記者,人道救援人員在網絡頻道上斬首示眾,其野蠻行徑震驚所有文明國家。歐美各國再也無法緘默,於是在美國支持之下,再次對盤據在伊拉克、敘利亞邊境的伊國組織進行空襲。

戰爭再起,就不是一天。

不過,你可以說:中東從來都沒有平靜過:宗教、民族、歷史仇怨之外,還有政治、經濟的多元矛盾。美國以為以武力介入伊拉克,便可以培育出西方式的民主,徹底改變中東的政治生態,結果打了八年,弄出一個爛攤子,比原來的情況還糟,它眼見勢色不佳,溜了。

自大專橫的美國人

美國人的自大,到現代還不能接受教訓。從中東抽身,又想重返亞洲,還串連日本、菲律賓、東南亞,一起向中國施壓:從倉庫裡檢出上世紀圍堵中國的政策。不過,還能用嗎?中國有可能變成第二個伊拉克嗎?

美國所售賣的民主,若依據原理,是主張不同政見的人可以通過理性方式來解決。但嘲諷的是,它對待別國的態度卻是最不民主,總是想干涉別人,更多的是通過一些見不得人的手段(如竊聽外國元首電話、利用美元霸權騎劫世界經濟),來掌控別人,或培植其反對力量,從中挑撥,製造事端,非常專橫。如1965年,美國中情局策動印尼軍方政變,陸軍司令蘇哈托於一夜之間,囚禁開國元首蘇加諾,再以清除共黨之名,在全國各地屠殺華人,被害者近一百萬,比日本在南京大屠殺還要淒厲數倍。從此印尼廢除華文,蘇哈托鐵腕統治32年,整個世界誰吭聲了?

有些地方,力爭民主,以為獲取了民主,美國就會支持,如埃及,如泰國,如東歐、中亞的顏色革命,但換湯不換藥,民選政府無能,內部爭吵,軍方乘機介入,掌控秩序。美國會因它不民主而干涉嗎?它自己尚且自顧不暇,所以你們愈亂愈好。這些國家,亦不會因為實行了民主投票而有所改變,它還是老樣子,甚至更糟。這不是很值得我們反省嗎?

民主與分離主義

一是民主究竟是甚麼?它能解決甚麼問題?它會產生甚麼的後遺症?二是發美國民主夢的人,正如香港某些「民主人士」,專程到美國白宮求取支持一樣。有沒有想過:美國人是關心自己的國家利益,還是你的利益?你如此投靠,為甚麼?

也許「民主」這個幌子太迷惑人,又被奉為普世價值,使得人人以為實行民主就帶來幸福,事實上是兩回事,更不曉得「民主」可以被利用為奪權的手段。從法國大革命到德國希特拉上臺,從戰後各殖民地獨立,到今天分離主義盛行,只要想到自己的利益被分薄,就想利用民主,公投獨立,非常狹隘。如蘇格蘭公投、西班牙自治區公投,連香港也想公投,(台灣就更不要說了),卻沒有想想周邊的人怎麼看你?

這是地緣政治,你能無視鄰近地區的反應嗎?但人與人的關係不止於此,還有血緣,還有情緣,還有長期歷史文化浸淫出來的史緣,豈能一一切割?只看眼前利益,只看表面形勢,人的思想就會太簡單。

不過,即使如此,「民主」仍然是這個時代的迷幻藥。趨之者此仆彼繼。為甚麼會這樣?我想真正的原因是對現實不滿。自從進入二十一世紀,歷史上所累積的問題一一爆發:資本主義隨著美國的獨大而攀上頂峰,開始腐爛:全球化、金融風暴、能源危機、環境污染、貧富懸殊、社會頹廢、青年人思想無出路、政府管治無方,基層生活困難。小市民委屈無處發泄,小小事情都會爆炸,情緒失控,有機會示威、遊行、抗議、抗爭,正中下懷。一波一波,最後就會衝擊當前體制。如2011年突尼斯的茉莉花革命、阿拉伯之春、英國種族暴動、美國群眾佔領華爾街、希臘反資本主義的街頭運動……都是犖犖大者,從這個地方看,台灣的「太陽花運動」、香港的「佔中」,已經不算甚麼了。你可以理解為全球躁動政治的餘波,不過,這兩地都由青年學生擔綱,而且矛頭指向都是中國,這就不能不重視。

青年的可愛,在有理想、有熱血,但青年的欠缺,亦正在其思想的簡單,易受煽動,正如香港某些人要爭取「真普選」,以「命運自主」,「奪回我們的未來」來包裝,試問是甚麼意思?難道要香港獨立嗎?要否認我們自己是中國人嗎?為甚麼要否認?這些問題必須問到底,你纔知道自己在做甚麼。

「五四」「六四」之所以贏得巿民支援,是因他們的出發點是愛國,不為自己謀利益,甘地、馬丁路德金之所以偉大,是因為他們為民族獨立,為取得公民的平等身份。如果公民抗命中間夾有一絲一毫自己利益的話,就不會得到同胞的尊敬。

「佔中」理由不充分

以此來看香港學生的「佔中」,理由就不充分,因為完全沒有必要這樣抗爭。即使要奉行西方民主,也可以從長計議,也可以逐步邁進。為什麼要那麼高調,拒絕協商呢?何況,我們難道沒有自己的思考能力,一定要按照「國際慣例」嗎?學生的叫價,已達到不可理喻的地步。還要衝擊政府總部,發動罷工、罷課,癱瘓香港,讓所有香港人都付出代價。一時憤激,便要玉石俱焚,為什麼呢?

時代在變,歷史在變,二百年的西方民主,已經百孔千瘡,站在美國對立面的人不只是中國(中國其實一直向美國伸出橄欖枝),卻想繼續指揮世界,肯定心勞日拙。中國則從被列強瓜分的命運,到今天成為第二大經濟體,非常不容易,過程也犯了很多錯誤。今天我們站在歷史前沿,該考慮為發奮自強的中國做點甚麼。不認同自己的文化,不認同自己的民族,難道要做西方的馬前卒嗎?四十年前香港大學生「關社認祖」、「誓死保衛釣魚台」,但現在保衛的是自己的選舉權,變化太大了,像中了蠱,小心別犯下彌天大錯。

可悲的是,香港竟然沒有頭腦清醒的人,只知隨別人的笛子起舞,太可憐了。弄出這樣的局面,誰會得益?誰會偷笑?

香港的知識分子何在?有血性、有歷史感、有綜觀全域能力的知識分子何在?香港已出現危機,不是要說些公道話嗎?但有些人還添油加火,惟恐天下不亂,良知何在?犧牲的是誰?

不要怪責青年,這是所有成年人的責任。

一四年九月二十八日夜